最近蔚来汽车可谓流年不利,风波不断。6月22日,一辆疑似蔚来ET7的测试车从高楼停车场腾空而出,轰然坠落,车辆侧翻,车身车顶均受损严重。两名试车员杜某和张某身受重伤,抢救无效,事故当晚便离开了人世。

今年第一季度,蔚来营收99.11亿元,同比增速下降24.39%,净亏损17.83亿元。而第一季度亏损为4.5亿元,第二季度同比扩大了295.56%。

此外,蔚来汽车销量也停滞不前,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1月-5月,蔚来汽车的交付量分别为9652辆、6131辆、9985辆、5074辆和7024辆,累计交付37866辆。理想汽车与小鹏汽车均实现了远超蔚来汽车的销售成绩。

蔚来遭美国机构做空,质疑财务造假,背后有何隐情?

6月28日,海外做空机构灰熊(Grizzly Research)发表做空报告,称电动车公司蔚来通过未合并财务报表的关联方粉饰财报数据。

自2020年以来,散户投资者竞购蔚来汽车的股票涨幅超过450%,使其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电动汽车公司之一。灰熊在报告中提到,武汉威能公司帮助蔚来实现了高增长和盈利预期。武汉威能在2020年末由蔚来和一个投资者财团组成,这个未合并财务报表的关联方已经为蔚来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虽然从表面上看,这种快速增长令人印象深刻,但经调查发现,威能对蔚来的意义可能就像菲利多尔公司对瓦伦特制药公司的意义一样。瓦伦特制药公司当时发现,每收购一家公司,能立即将平均价格提高66%。为实施这一战略,瓦伦特制药公司建立了一个受其控制的药房网络,这些药房对外声称独立,但实际上受其操控提高药品价格,欺骗药品购买者,其中一家便是菲利多尔公司。

蔚来遭美国机构做空,质疑财务造假,背后有何隐情?

同理,蔚来自成立威能以来,营收也总是莫名地超过市场预期。灰熊认为,对威能的销售使蔚来的收入和净收入分别增加了约10%和95%。具体而言,蔚来2021财年的盈利增长中至少有60%归因于威能。

蔚来将每月收取订阅费的工作转移给了威能,从而加快了收入增长。威能没有在订阅期内(约7年)确认收入,而是允许蔚来立即确认他们出售的电池的收入。通过这一安排,可以认为是蔚来将7年的收入提前记在当前的账目中。

考虑到威能最近披露的19000个电池的订购量,灰熊认为威能在2021年9月30日并未持有40053个电池作为库存。经过仔细调查,灰熊认为蔚来向威能注入了多达21053节电池(价值约11.47亿元人民币),以增加其数量。2021第四季度,这一情况变得更严重,蔚来提供的电池激增,多达15200个。

蔚来遭美国机构做空,质疑财务造假,背后有何隐情?

2019年1月,李斌将5000万股份转让给“蔚来用户信托”,据称旨在为蔚来用户提供对公司治理更大的影响力。李斌将这些股份抵押给瑞银集团,以获得个人贷款,这显然违反了这些“用户”的信任。由于蔚来的股票自质押以来下跌了50%以上,可以认为股东们在不知不觉中面临着对用户信托股票追加保证金的风险。

销量持续掉队,安全事故频发,财务风险激增,在竞争越发激烈的汽车市场中,蔚来有没有光明的未来的确非常不明朗。

声明: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中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推荐